首页 »

上海制造到底怎么了,是时候来一场“专家会诊"

2019/10/9 22:58:18

上海制造到底怎么了,是时候来一场“专家会诊"

一场复旦大学管理学院的产业分析报告新书发布会,沪上经济学界大咖云集。本来主题是中国产业,可是大家情不自禁,都把视线投向当下的上海制造业。这,究竟是为什么?

 

原因很直接。今年1--2月,全国工业领域增长进一步放缓,而从上海工业比全国形势更为严峻。前几年工业投资速度下降的影响显现,国内外市场需求继续低迷,各种成本又快速上升,上海制造已经成为上海经济发展中的痛点和纠结点。

 

在讨论会上,上海相关部门人士同时在场,现场向经济学家们问策。于是,一场事先没组织、没安排的“上海制造专家会诊”,就这么热烈地开了起来。

 

【问诊专家】

芮明杰 复旦大学管理学院产业经济系主任

石良平 上海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所长

陈宪 上海交通大学安泰管理学院教授

 

症结一:支柱产业为什么“撑不住”了

 

2016年1-2月,本市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完成工业总产值4496.23亿元,比去年同期下降5.7%。

 

虽然去年全年这一数字也同比下降0.8%,可以说是稳中有降。但今年前两个月接近6%的负增长,多年罕见。从去年11月到今年2月,上海规模以上工业产值呈现出一条“陡降”的折线,增速下降幅度已经接近10%。

 

更需引起重视的是上海多年来重点发展的六大工业行业,前两个月它们的总产值同比下降6.5%。除了规模最小的生物医药制造业同比微增外,石油化工及精细化工制造业、成套设备制造业、汽车制造业、电子信息产品制造业、精品钢材制造业五大领域产值全部负增长。

 

专家诊断:重点产业要靠市场选择

 

陈宪:这里涉及到政府的产业政策到底要支持哪些产业,我们的产业发展到底是政府和企业的问题,还是企业和市场的问题。

 

如果从供给侧角度来讨论,就是我们的产业政策到底是需求导向还是供给创新的问题。若从需求导向来说,推动产业发展的主要是市场变化,但它会滞后。因为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 越来越多的需求表现为潜在需求,所以就更加表现出需求导向滞后。所以现在在供给这一层提出创新,即供给创新。若是供给创新,就不是政府和企业的关系,而是市场和企业的关系。

 

之前,上海选了六个产业作为重点,现在发展不好,若要发展新的产业,就需要通过市场,让企业家不断试错,而创新的过程就是企业家不断试错的过程。只有推动企业家们参与创新和试错才能让新兴产业有更好的发展。政府需要看清企业家们不断试错的过程,从而搞清楚政府自己到底应该做什么,以此去制定一些政策和规划。

 

另外,从创新环境来讲,我觉得降成本很重要。很多人听到降成本的概念认为是企业家的事,我认为现在很多成本其实是政府的事,比如说融资成本、运输成本、用电成本等,这些都和政府有关。所以降成本对企业试错和创新,尤其是创业性企业非常重要。

 

综上,我认为产业发展怎样抓住需求导向和供给创新的关系,市场和企业的关系,是非常重要的两个方面。

 

症结二:制造业要是没了,科创中心的“支撑脚”在哪里?

 

上海制造业的比重已从“十一五”期间的45%下降到“十二五”期间的35%,并继续保持持续下降的态势。

 

如今,在科创中心目标下,上海制造已经到了“没有退路”的时候。上海提出“十三五”期间制造业比重要保持在GDP的25%左右,能守住吗,又如何来守住?、

图片来源:新华社

专家诊断:需要对制造业进行重新思考

 

石良平:以前上海产业发展注重服务业发展,现在提出要建设全球有影响的科创中心,突然发现,如果离开制造业,科创中心将是没有脚的,因为科技创新的支撑腿来自于制造业。虽然上海做了很多大型的国家的重点工程,比如航天,但它却与上海的整体产业发展没有形成同步。

 

上海需要对制造业进行重新反思。从供给创造需求这个概念来说,现在是产业结构大转型或者大变革时期。因为一个新的供给产品或者新的平台出来,就完全创造了新的需求。例如当初我们没有智能手机的时候,就不可能有这么多移动网的需求,也不可能有这么多的低头族。

 

上海的技术力量、科技力量、技术人员都是集中的,跨国公司的总部也多,不应该在结构上落后。所以现在上海就需要牢牢抓住已形成或慢慢形成的新兴产业,以及慢慢形成的新的需求的结构变化。

 

芮明杰:我做过上海制造业跟上海经济增长的实证分析,的确,制造业的下落跟上海经济的增长关联,即上海经济增长的放慢有一大部分跟制造业是相关的,特别是传统制造业,包括六大支柱产业。在这样的条件下,我个人觉得未来不要单独地把制造业拎出来看,因为将来的制造业和服务业是互相融合的。因为生产方式变成定制化的生产方式的时候,生产和服务是一体化的。

 

既然如此,为何分清楚制造业和服务业?在工业4.0时代,当智能制造和智能服务连为一体的时候,制造业和服务更是互相融合。所以我们应该换种思考方式,从功能性角度来考虑问题。

 

未来上海靠什么发展科创中心?我认为能不能守住制造业的具体百分比不见得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要把科创中心的功能表达出来。

 

现在我国正处在一个技术发生重大变化的机会窗口,这样的重大变化也让我们现有的产业体系也发生了变化。我们现在需要考虑的是未来上海的制造业和服务业怎样融合,融合得怎样,这才是最重要的。

 

症结三:上海能引领变革的企业在哪里,中国的“谷歌”能出现吗?

 

眼下中国产业领域,互联网产业最是风光无限。上海的互联网经济不可谓不发达,但多的是各种各样的平台,互联网+实体经济,这个加法做起来,非常不容易。

 

复旦大学管理学院调查报告指出,尽管互联网对现有产业形成了巨大的冲击,但其所融合的行业所产生的经济效益更多地集中在零售和金融业,所创造的新需求和经济增长有限,产业带动效益有限。

 

专家诊断:不能没有“舵手型企业”

 

芮明杰:我想把谷歌和百度放在一起比较,有观点认为,谷歌是引领产业变化的企业,而百度不是,百度只是纯粹赚钱的企业,我同意这个观点。

 

谷歌在不断地进行科技创新,所以它引领产业在发展,最近很火的AlphaGo表明,我们已经很难预计未来人工智能在它的推动下会对整个产业体系发生 什么样的变化。回到只会赚钱的百度,说明当前我国的互联网企业跟人家的互联网企业有着重大区别。因此,未来我们要培育是类似谷歌这样的企业,只有这样的企业才能在市场的条件下带动中国的产业结构调整,这就是所谓的“舵手型企业”。否则,纯粹依靠政府推动,实际上效果是不佳的,因为找不到一个带动产业发展的领头羊。

 

石良平:我觉得“舵手型企业”这个词语好。中国的经济体量虽然已经排在世界第二位,但却很难找到舵手型企业。比如汽车产业,经过长时间发展还是依靠外资品牌,所以新兴产业在发展的过程中确实还有很多问题。现在说“互联网+”,目前国内互联网现在的基本的层面还在消费领域,比如说社交平台、金融,互联网所谓的创新也集中在这些方面,却没有很好地进入制造业,没有带来真正的技术创新。

 

题图来源:新华社  (编辑邮箱shguancha@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