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的作品是青年中年曹文轩写给老年曹文轩看的”

2019/8/14 4:20:36

“我的作品是青年中年曹文轩写给老年曹文轩看的”

【新闻回放】

当地时间4月4日14:50(北京时间20:50),已有60年历史的国际安徒生奖诞生了第一个中国获奖者,儿童文学作家、北京大学教授曹文轩从5人入围短名单中突围。国际安徒生奖为作家奖,一生只能获得一次,表彰的是该作家一生的文学造诣和建树,是全世界儿童文学的最高奖项,素有“小诺贝尔奖”之称,迄今共有31位作家和25位插图画家获奖,获奖者多为欧美澳洲儿童文学作家、插画家,亚洲只有三名日本人(两名作家、一名插画家)曾获此殊荣,他们是1984年的安野光雅、1994年的窗满雄和2014年的上桥菜惠子。在曹文轩之前,此奖还尚未有中国作家获奖,上海观察第一时间报道了这一历史性突破。

国际安徒生奖主办方国际儿童读物联盟(IBBY)在官网对曹文轩的介绍。

 

曹文轩是北京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著名学者,有多部文学理论专著。作为学者型作家,他勤奋、多产,出版各版本图书百余种。今年6月,曹文轩即将出版以上海为背景的最新长篇儿童小说《蜻蜓眼》。他说,“很多年前我认识一个人,她给我讲了家族的故事,那个精彩绝伦的故事发生在上海。我在心里珍藏了二十多年,如今将它付诸文字,就是《蜻蜓眼》。我对上海不陌生,童年因为要治病,我在上海生活了很久。这是一个只会发生在上海的故事。我相信它将是一部很重要的作品。”

 

“曹文轩的作品书写关于悲伤和苦痛的童年生活。他的作品非常美丽,树立了孩子们面对艰难生活的挑战的榜样。”正如国际安徒生奖评委会的颁奖词所言,童年,正是曹文轩取之不竭的创作源泉。他曾说:“我的作品,是青年曹文轩、中年曹文轩写给老年曹文轩看的。”

曹文轩在2016国际安徒生奖揭晓仪式现场。

 

上世纪80年代初,当中国儿童文学处于十分沉闷的状态之时,曹文轩提出:儿童文学应该回归文学。这一观念是他对儿童文学本质性的理解,而其中,最有说服力的也许是他的创作。曹文轩的代表作、长篇小说《草房子》自1998年出版以来,各种版本累计印刷300余次,以每年递增的态势,创造了中国出版史上一个奇迹。长篇小说《青铜葵花》晚于《草房子》5年出版,目前各种版本累计印刷170余次。曹文轩的40余种作品被翻译各国语言,其中,《青铜葵花》2008年由法国比基艾出版社(EditonPhilpp Piquir)出版后,在法国引起巨大反响,又由法国图书俱乐部(Franc Loisirs)出版第二个版本。《草房子》在韩国出版后,已多次印刷。《读书新闻》这样评价这部作品:“作家并不是单一无味地描写人物的善与恶,而是以温馨的视角,塑造出善良、嫉妒、悲哀、怜悯、孤独等多种感情交织在一起的人物,引起读者的共鸣。”

 

“美与思想具有同等的力量。”这一精神始终贯彻于曹文轩的创作之中。人性、大自然以及种种思想、物象的美,在他的作品中有非常丰富的呈现。在儿童文学普遍放弃安徒生的悲剧传统,基本倾向于嬉笑与快乐的今天,无论是在创作上还是在理论上,曹文轩始终坚持儿童文学的悲剧精神。“儿童文学不能简单地定义为‘是一种给儿童带来快乐的文学’,儿童文学除了给儿童喜剧快感,还应当给儿童悲剧快感。当我们在说忧伤时,并不是让孩子绝望、颓废的,而是一种对生命的体验和认识,生活本来就不是很容易的事情,这是成长必须经历的阵痛。”

 

“我的家乡是一个道道地地的水乡,大河小河纵横,出门就是水,走三里地要走五座桥。我是一个在水边长大的孩子,灵魂和情感永远是湿润的。”曹文轩曾这样回忆童年生活,谈到衡量作品优劣的标准时,他的比喻仍与水有关——“如果把作品比喻成鱼塘,那么语言就是鱼塘里的水。衡量一个作品要采取放水法,把语言之水放掉,看看里面还有没有一些干货,可以打捞的东西。这是我对自己的要求。”

 

IBBY中国分会主席李学谦指出,当前中国儿童文学十分繁荣,题材种类丰富多彩,但在始终坚持现实主义创作道路,坚持写实风格的作家中,曹文轩是十分突出的一位。他的作品不仅打动了无数中国小读者,而且感染了国外读者,成为他们认识中国的一个窗口。

 

【曹文轩10部代表作】

 

草房子

《草房子》以中国南方水乡生活为背景,描写了男孩桑桑在油麻地小学刻骨铭心、终身难忘的校园生活,并刻画了陆鹤、纸月、细马和杜小康等栩栩如生的形象。桑桑亲眼目睹或直接演绎了一连串看似寻常但又催人泪下、震撼人心的故事:少男少女之间纯洁无瑕的情意,不幸少年与厄运相拼时的悲怆与优雅,残疾男孩对尊严的执著坚守,在死亡体验中对生命的深切而优美的领悟,垂暮老人在人生的最后瞬间闪耀出的人格光辉,大人们之间扑朔迷离且又充满诗情画意的情感纠葛。

 

青铜葵花

《青铜葵花》讲述了一个乡村男孩青铜和城市女孩葵花的故事。一次命运的安排,一次特别的机缘,城市女孩葵花跟随爸爸到了一个叫大麦地的村庄生活,孤单寂寞的她认识了一个不会说话的乡村男孩青铜。后来,爸爸意外死亡,葵花成了一个无依无靠的孤儿。贫穷善良的青铜家认领了她,葵花和青铜成了兄妹相称的好朋友。两个孩子一起生活、一起长大,一起经历饥饿、灾荒、贫穷、困顿、窘迫。他们互相守护着,就像青铜铸造的向日葵那样,微笑着,坚强地迎着阳光。五年过去,命运将葵花召回她原本所在的城市。男孩青铜即将失去葵花,不会说话的他竟然开口高喊了一声“葵花”,震撼了所有人的心灵。从此以后,男孩青铜常常遥望着芦荡的尽头,遥望着女孩葵花所在的地方,期盼着她能够归来。

 

大王书

《大王书》是一部向书籍和文字致敬的长篇幻想小说,讲述了百无聊赖的牧羊男孩茫成长为肩挑天下的少年王的故事。魔王熄自地狱出逃,在篡夺了疆域无边的大国王位之后,用暴政和魔力统治帝国,剥夺光明,剥夺声音,剥夺语言,剥夺灵魂……即便如此,仍被心头隐患所纠缠,他担心智慧而美丽的文字总有一天会让人觉醒,为此呼风唤雨,又发动了一场毁灭文字的浩劫。

 

丁丁当当

一户人家生下一个可爱的男孩,全家人从此沉浸在无边无际的幸福之中,但后来他们发现这个男孩却是一个傻子。几年之后,这户人家又生下一个可爱的男孩。全家人满怀希望,日夜注视着这个孩子的长大。然而,一个残酷的事实几乎毁灭了这户人家:这个男孩也是个傻子。“丁丁当当”系列共7册,包括:《黑痴白痴》《盲羊》《跳蚤剧团》《山那边还是山》《草根街》《黑水手》《蚂蚁象》。

 

甜橙树

《甜橙树》是一本中短篇作品集,全书收录了二十一篇文章,包括《甜橙树》《野风车》等。这些作品大多以乡村田园生活为背景,其中有幽旷的田野、金色的草房子、流动的雾气、雪白的芦花、袅袅的炊烟……

 

羽毛

《羽毛》讲述的是一个唯美而又意味深长的故事。一根羽毛一会儿被风吹到这边,一会儿被风吹到那边。“我属于哪只鸟呢?”从某一刻开始,羽毛这样问自己。她开始寻找一只鸟,如同一个孤单的灵魂开始寻找自己的归属。羽毛琢磨的问题,其实也是人类思考的根本问题,那就是:我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我属于谁?

 

这本图画书用诗意的语言讲述了一个关于理解和宽容的故事。胖子家住河东,瘦子家住河西。他们是一对冤家,因为小事起了争执,他们不让自己的孩子与对方的孩子玩,孩子们也不让自己的狗和对方的狗玩,一直僵持着。直到某天早晨,两家人在烧早饭,河东这家用的是湿柴,从烟囱里飘出的是黑烟,河西这家用的是干柴,从烟囱里飘出的是白烟。黑烟白烟,轻轻盈盈地飘到了天上,它们先是自由自在地飘了一会儿,很快,都向对方飘了过去。

 

飞翔的鸟窝

大河边的树林里,有一只特别漂亮的鸟窝。鸟窝的主人是两只美丽的鸟儿,她们是母女俩。这一天,女儿飞出去没有再回来。第二天,妈妈去寻找女儿,也没有再回来。鸟窝空了。它开始了漫长的等待。等待变成了思念,思念转化成不可思议的力量:空空的鸟窝居然飞起来了!它要去寻找它的主人。阔大的天空茫茫无际,乌鸦、天鹅和风筝相继告诉它,主人已经不在了。鸟窝绝不放弃,哪怕狂风暴雨,哪怕粉身碎骨。艰难的追寻之后,鸟窝终又安稳地回到了树上——它的身体里有两只美丽的鸟儿。

 

菊花娃娃

一座美丽的小城里有一个美丽的女人,天天都在做布娃娃。每做完一个,她都会在布娃娃的身上绣一朵菊花。从日出到日落,从春秋到冬夏,从青丝到白发,女人用了一生的时间做了这样一份纯净的事业。最终,每个布娃娃都去了她最需要去的地方:为孩子解除生活中的烦恼,让睡不着觉的孩子安然入睡,让思念亲人的孩子得到安慰……留下陪伴她晚年的最后一个布娃娃,也离开了她。

 

小野父子去哪儿了

一个小小的村庄,十分贫穷,只有八户人家。小野家又是最贫困的一家,他们借了其他七户人家的粮食。这一天,小野父子和他们家的毛驴,突然消失了。全村的人都在猜测:他们去哪儿了?第二年初春的一个夜晚,小野父子回来了,而小村庄里却空无一人。

 

题图为曹文轩与国际安徒生奖评委会主席帕奇·亚当娜(右)在揭晓仪式现场。(编辑邮箱:scljf@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