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从候车的长凳到深夜书房的灯,一年半开出6家门店的大隐书局靠什么留住读者的心?

2019/9/16 2:39:39

从候车的长凳到深夜书房的灯,一年半开出6家门店的大隐书局靠什么留住读者的心?

“书店是属‘他’的,‘我’是顾客;书房是属‘我’的,‘我’是主人。”1月6日下午2点,大隐书局深夜书房暨创智天地城市书房举行亮灯仪式,宣告正式营业,创始人刘军这样解释从书店到书房的命名一字之差。

 

位于杨浦区淞沪路333号的创智天地店是大隐书局第6家品牌书店,作为上海本土书店品牌,大隐书局此前已有武康大楼店、巴黎春天店、大隐精舍、思源书廊、明珠生活美学馆等五家各具特色的门店。创智天地店地上地下两层共1300平方米。地上约180平方米空间被命名为“深夜书房”,每天营业至凌晨2点。经过一排高10米、意喻“书山之高、阅读之趣”的垂直书架连接的楼梯走到地下,“城市书房”更大的空间、更多的功能铺展在读者眼前——这里有沪上书店独有的声音空间“大音坊”,包括朗读亭、录音棚,将有声读物的录制、MV制作、与音乐有关的培训等声音元素放到现场,顾客既可参观整个创作过程,也可以自己亲身体验;饮食区分为一人食、三分茶,让阅读更有滋味;美学屋、茶空间,让读者更优雅;为当地街区量身打造的童书屋,已经有家长带着孩子席地而坐,品读书香。

 

书房里的灯

 

每家每户的书房里,灯,总是最重要的元素之一。在大隐书局“城市书房”里,书和灯的交相辉映,足以缩短夜的漫长。与一般书店咖啡卡座式的座椅布局不同,这里最醒目的座席是三排可变换长度的长条形书桌,可以面对面坐下15、6位读者,书桌尽头安置着书架,而头顶悬空书架下方一盏盏射灯恰好投射在书桌上形成温暖的光圈。这样的设计参考了图书馆阅览室的布局并在细节上做了升级,而很多来自周边区域的大学生读者则惊呼:“就像自修教室一样!”在步入地下的楼梯上,不仅摆放着坐垫等供读者休息的“小道具”,每级台阶两端还隐藏着电源插座,也是充分考虑年轻读者的需求。

 

“每家书店要在所在社区生根发芽,必须深入了解这个社区的特性,与社区、居民产生真挚而深切的互动。”一年半前,大隐书局在淮海路武康大楼开出第一家店,试运营时期,一天凌晨,刘军收到朋友发来的一张照片:灯光中的大隐书局,附着一句:“刚路过,一眼,为行人留一盏灯。”正式营业那一天,刘军写了一篇文章《为守望者暖茶,为夜行人燃灯》,而这句话一直成为大隐书局的宗旨,同样出现在创智天地店的点灯仪式背景板上。在刘军看来,新时代的书店和读者之间的关系不再只是简单的售书与买书;暖茶与燃灯,意味着书店可以更有人情味,更有社会担当的自觉。

 

书店门口的长凳

 

很多人记得大隐书局武康大楼店门口的两张长凳,因为门口是是好几路公交车的站台,书店特意将店门向后退了10平方米,为候车人提供了一块躲避风雨、临时歇脚的地方。本是不事声张的一份善意,没想到声名远扬,还有人专程到书店买书。书店旁边是一个幼儿园,幼儿园放学后,接送的家长带小朋友在门口等车,有时也会到店里来看一看。书店就在进门书架的低处放了一些童书,供孩子们翻阅。书店周围没有便利店,2016年酷热的夏天,书店向过往行人和读者每天免费赠送500瓶矿泉水。活动举办到第三天,有矿泉水品牌主动加入赞助,免费赠水的活动整整持续了100天。为弘扬中华传统文化,大隐书局发起以“文化接力,思想传灯”为主旨的“传灯计划”,向读者赠送中国文化典籍读本,累计已有36000册《诸子百家文化阅读语录》读本被爱书人“领走”,赠阅、助印。位于重庆南路白玉兰剧场一楼的大隐精舍拥有可容纳八十余人的小剧场,可以进行话剧、音乐、舞蹈等艺术表演。武康大楼店、大隐精舍还与黄浦区明复图书馆合作推出“你选书我买单”活动,让读者将新书免费借阅回家。

 

正是这种种细节让书店与社区紧紧联系在一起,而将第6家门店开辟为“深夜书房”,同样是考虑到周边区域居民的特性。谈及“深夜书房”经营可能面对的午夜客流量问题,刘军说,书店正在通过压力测试,在书品选择、营业时间、开放空间之中,寻找最契合读者需要的状态。从这个角度来看,与24小时书店相比,深夜书房不失为一个建立在情怀之上又不失理性的探索,未来也有可能根据读者的需求做空间的延伸和时间的延长。

 

在创智天地店后,大隐书局第7家门店将在今年4月23日世界阅读日落地滴水湖畔,成为临港新城的首家书店,800平米的书店空间将在水光潋滟间展开。刘军将大隐书局的经营方法归结为三点“把文化做暖,把心灵做远,把商业做软”,他说,书店应该是“有生命,能呼吸,有性格,知冷暖”的。上海交通大学-南加州大学文创产业学院副教授王昊青则以大隐书局作为样本进行调研并点评:“每个人心中都有一家难忘的、与之生命体验相关的书店,每个书店也应该有属于她自己的传奇。从伦敦到纽约,国际大都市里的书店是这个城市文化风景的组成部分,也是承载这个城市集体记忆的重要介质。全方位融入城市文化建设中,包括为社区输出文化,服务社区的文化建设。这种责任的承担,也是商业版图的扩展,相辅相成,是未来实体书店作为一个文化机构的发展路径之一。”